NBA2022休赛期指南:休斯顿火箭能否在今夏加速重建?

自从15个月前将詹姆斯-哈登交易到篮网队以后,休斯顿火箭队所遇到的成长之痛虽然痛苦,但也是有所收获的。

是的,火箭队自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第一次连续两年输掉了50场以上的比赛。然而,他们也看到了他们球员的成长,其中以小凯文-波特、克里斯蒂安-伍德和新秀杰伦-格林为首。

火箭在今年休赛期将会继续重建,届时他们应该会在6月的选秀大会上获得前五顺位的选秀权,这可能会促进他们成为一支优秀球队的进程。

在 2021-22 赛季初期,火箭队一度朝着创造联盟历史最差战绩的方向一路滑坡。 在揭幕战主场战胜雷霆之后,休斯顿人连续输掉了15场比赛。 最终火箭迎来一波反弹,赢得了接下来的七场比赛,对手中还包括篮网和公牛。 然而,在尝到成功的滋味后,火箭队又陷入了一个3胜15负的低谷期,其中就包括一波八连败。

从 10 月中旬到 1 月初的那段时间可以说是非常准确地描述了火箭队本赛季的不稳定,以及他们在追求成功时的无能为力。 每打出两场好的比赛之后,他们就会出现一次长时间的连败。 本赛季火箭经历过六次三场以上的连败,包括一次15连败、一次12连败和一次8连败。

但对于一支年龄结构NBA第六年轻、拥有8名23岁以下球员的球队来说,这种不稳定的发挥是正常的。

尽管如此,在这样一个充满成长痛苦的赛季中,杰伦-格林和小凯文-波特的后场组合还是展现了进步。

格林连续5场比赛都得到至少30分,是过去50个赛季中第二长的新秀年记录,仅次于阿伦-艾弗森(6场)。2月1日之后,他场均得到20.1分,投篮命中率47%,三分命中率为40%;而在这之前,格林的总命中率仅为37%,三分球命中率为29%。根据Second Spectrum的数据,自2月初以来,格林的运球后跳投命中率为44%,远高于10月至1月的28%。

与此同时,小波特场均失误数也从2月1日前的3.7次(10月至1月)减少到之后的2.3次。

目前火箭队拥有13名下赛季有合同的球员(这里包括约翰-沃尔,他在下赛季有球员选项),因此在补强的同时还需要权衡一些人的去留。火箭队在6月的选秀中可能会有两个乐透选秀权(他们有一个来自篮网的无保护首轮),并在沃尔、伍德、埃里克-戈登和波特的续约问题上面临着重大决策。

关于沃尔的未来,唯一明确的是他肯定会选择在2022-23年领取4710万美元的薪水。而在那之后,就看火箭队和这位前全明星球员如何体面结束他们在休斯顿的合作,要么是买断,要么是交易。在这个赛季开始之前,买断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不是想为约翰说话,但我可以告诉你,球队目前对[买断]没有任何兴趣,去年总经理拉斐尔-斯通曾说,我们将继续讨论其他的一切。我认为这对约翰没有意义,对我们也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我们要找到对双方都有意义的方案,而不是做在双方看来都行不通的事情。

当时沃尔的合同还剩下两年9100万美元,对于火箭来说,在未来两个赛季把超过7000万美元的“死钱”分摊在自己账上确实是没有意义的。

然而,在整整一赛季没有找到交易伙伴之后,买断可能是火箭队的唯一现实选择。需要记住的一点是,火箭队在获得沃尔时还从奇才得到了一个首轮选秀权,买断谈判并不会让得到他的交易被视为失败。

从买断的角度看,问题归结为沃尔愿意放弃多少钱。在NBA历史上,只有四名球员(毕森-德勒、拉里-桑德斯、德里克-费舍尔和肯巴-沃克)在买断中放弃了超过2000万美元的薪水。

今年那些预计有薪金空间的球队(印第安纳、底特律、圣安东尼奥、波特兰和奥兰多)基本都不需要一个新的首发控卫,1030万美元的中产特例可能是唯一的签约机制。如果沃尔能跟他在华盛顿的老东家达成一份两年2000万美元的合同,他会放弃这2000万美元吗?

虽然对火箭队来说,即便是2700万美元的工资也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但这毕竟将节省大量资金,并使他们获得超过2000万美元的空间。

尽管沃尔明年到期,但休斯顿在常规赛期间面临的交易挑战在休赛期中也同样存在。送走这份NBA中最大的合同需要对方球队至少送出薪水总和为3770万美元的球员,唯一符合这个标准的球员是拉塞尔-威斯布鲁克,而湖人已经在今年的交易截止日前尝试过以增加选秀资产推动这笔交易了。此外,用沃尔换取威斯布鲁克只是让火箭队在同样的情况下换一个不同的名字而已。

当火箭队在2021年1月从克利夫兰骑士队获得波特时,这是一个低风险的举措——相当于火箭队投资180万美元(他新秀合同第三年的薪水数目)以支持波特在球场内外继续深造。

尽管当时他刚刚在克利夫兰度过了一个场均接近10分的新秀赛季,但他做出了许多违规行为,包括有一次在赛前向着球队官员大呼小叫。 如果双方关系恶化,火箭队随时可以终止合同,并且只会有很小的经济负担。 他们唯一会失去的资产是一个未来的前55顺位保护次轮签。反之,如果他们之之间能建立起信任,火箭队就会拥有一名未来可期的控卫。

在被交易后,波特先是在发展联盟打了15场比赛,随后就成为火箭队的主力。在他为火箭队效力的两个赛季中,除了三场替补出战的比赛外,他一直都是首发,他在场上无处不在。虽然经历了一个单场10次失误的糟糕开局,但波特在接下来的一场比赛中就拿下了18分和10次助攻,且只有2次失误。根据Spectrum的数据,波特本赛季107次接球投篮的命中率是46.7%。在今年接球投篮次数超过100次的所有球员球员中排名第五。

他的防守能力往往被人忽视的。 根据ESPN数据和信息部门的考究,当波特在不与格林搭档的情况下打球时,火箭队的防守效率达到105.4,比联盟第一的凯尔特人的防守效率还要好。

“他们给了我爱和自信,激励我成为一个更好的球员和人,”他曾在媒体日公开表示,“他们在我身上投入了很多,而我也会努力把我的一切都奉献给他们,以某种方式去回报他们。”

但作为球员,波特还只是一个半成品。 他一月份还曾因在中场休息时咆哮、并最终在比赛结束前就离开丰田中心而被队内停赛。后来据他向《休斯顿纪事报》透露,他最终向队友和管理层道歉。

“我认为,作为一个男人或者作为一个人,这是正确的事情,”他说,“即使你觉得自己是对的,在某些情况下也有更好的处理方法。但我觉得作为一个男人,我没有正确地处理这件事。所以我道歉。我觉得这是我需要做的一件关乎原则的事情。”

现在进入休赛期,管理层面临着一个重要的决定:他们是否从波特的球场表现和成熟度上看到了足够的进步,以至于可以奖励他一份新合同?

波特是2019年的最后一个首轮秀,如果恢复自由身,他的鸟权在2023年将占据1150万美元的保留空间。

而如果火箭愿意在这个夏天提供一份延长合同,而不是等到2023年他成为受限制自由球员,这个数字刚好可以是新合同的起点。如果谈成一份为期四年、价值5150万美元的续约合同(最后一年球队选项),对双方都有好处。至少,波特会获得3700万美元的有保障薪水,而火箭队可以用与中产特例相当的价格留住这名后卫,而且可以在第三个赛季后就左右他的去留。

这两名球员的合同都即将到期(戈登在 2023-24 赛季的 2090 万美元薪水都是无保障的),这意味着火箭在休赛期会比在2022年的截止日时更愿意交易他们,当时火箭明确表示如果没有出现合适的报价,火箭则不会考虑交易。

伍德是NBA本赛季14名能做到场均15分10篮板的球员之一。 自全明星赛后,他场均得到19.4分、9.7个篮板,投篮命中率为57.8%,三分命中率为45.7%。

伍德有资格在休赛期得到一份最多四年7700万美元的提前续约合同,而火箭队的管理层肯定会权衡这笔交易的利弊。

优点在于,在2022-23赛季,伍德1640万美元的薪水在联盟的首发中锋中只是中等水平,而这与他在场上的贡献基本是相匹配的。

缺点是火箭能否信任伍德在新合同下的表现,毕竟这份合同的总额几乎是他在2020年签下的(3年4100万美元)合同的两倍,另外,伍德的存在是否会阻碍2021年首轮签阿尔佩伦-申京的培养也不得而知。

在本赛季的9场首发比赛中,19岁的申京场均得到11.4分和8个篮板。在赛季末对阵开拓者的比赛中,他还拿下了职业生涯最高的27分。

如果他被交易,就会有六个月的续约限制,因此如果伍德的事情在 8 月 9 日之前没有做出决定,他的交易价值就会下降。火箭队仍然可以将他的合同延长到8月之后,但任何交易他的球队都将无法交易掉伍德的到期合同。

至于戈登,火箭重视他在场上和场下带来的领导能力。火箭队的净效率是全联盟最差的(-8.3),但当戈登和波特、格林在场上时,每百回合的净胜分可以提升到-0.5。

然而,戈登在 12 月就将年满 34 岁,而他在刚刚这个赛季的效率在职业生涯中也算是偏高的。火箭队将需要权衡他对年轻球员的价值,或者在可能的交易中的价值究竟是多少。

“我认为我们已经看到年轻球员的真正成长,我认为埃里克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斯通在交易截止日后曾说, “他接受并希望成为我们中的一部分。他对这个过程感觉很好。他喜欢我们所处的位置。”

除非沃尔放弃大量薪水(2000万美元或更多),否则火箭队预计将在休赛期成为帽上球队。如果把沃尔4740万美元合同和1300万美元的首轮保留薪资都算在工资帽总账上,火箭的薪金总额正好是1.22亿美元。因此,需要帽上操作的火箭将有一个1030万美元的中产和一个400万美元的双年特例可用于自由球员市场。

小凯文-波特 杰伦-格林 加里森-马修斯 杰肖恩-泰特T 克里斯蒂安-伍德

约翰-沃尔P 埃里克-戈登 约什-克里斯托弗 小肯扬-马丁 阿尔佩伦-申京

未来的选秀资产:四个未受保护的首轮选秀权(来自篮网和雄鹿),以及在2023年、2025年和2027年与篮网交换选秀权的权利。

6月29日:这是沃尔选择执行2022-23赛季4740万美元合同的日期,除非他在此之前达成买断协议。

同样是在29日之前,火箭可以行使泰特价值190万美元的球队项。在这份由大量首轮和二轮新秀组成的名单中,落选秀泰特是最有价值的球员之一。继上赛季入选最佳新秀一队后,泰特本赛季场均12.7分和5.5个篮板。

休斯顿曾在两次单独的交易中支出了 110 万美元的现今,因此在6月30日之前的交易中付出的现金不得再超过460万美元。从7月1日开始,他们在交易中支出或收入的现金分配就可以补充到 620 万美元。

如果火箭队在下个赛季前行使他 190 万美元的球队选秀,泰特就获得提前续约的资格。 休斯顿可以提供的最高期限是四年,最大总额是5800 万美元。 然而如果火箭队等到2023年休赛期,就可以利用一下他230 万美元的鸟权保留空间,在签下这名前锋之前先利用薪金空间来占据一个阵容名额。 虽然火箭队有权匹配,但如果泰特成为自由球员,他们必然要冒着支付更高溢价的风险才能留住他。

小肯扬-马丁的合同已经转为保障,并且在这个休赛期有资格续约。 如果火箭队想要续约马丁,他们有两个选择。 他们可以行使他在 2023-24 赛季价值 190 万美元的球队选项,并从2024-25赛季开始将他提前续约三年,类似于特伦斯-曼与快船队和丹尼尔-加福德与奇才队的续约。他们还可以修改他目前的合同,在取消球队选项后续约四个赛季,从 2023-24 赛季开始。

火箭从篮网和雄鹿拿到了4个未被保护的首轮签(2023年,2024年和2026年),但作为交易威斯布鲁克的一部分,火箭又欠了雷霆两个未来的首轮签。他们将在2024或2026年送雷霆一个前四保护的首轮选秀权。如果这两笔交易都没有达成,火箭就得把2024、2025和2026年的二轮选秀权送给雷霆。另外如果火箭2025年的选秀权在前10名之外,雷霆也有权利与火箭交换首轮。而如果交换成功,火箭还可以选择用雷霆首轮交换篮网首轮,因为他们有权利在2023年、2025年和2027年和篮网交换首轮签。

我们从未见过像霍姆格伦这样的NBA新秀:同时擅长盖帽、空接、三分和控球,兼具7尺1的身高和后卫般的灵活,只有195磅的瘦弱体型却有着不懈的精力。他的体型让人们开始将他与凯文-杜兰特、布兰登-英格拉姆、克里斯塔普斯-波尔津吉斯和波尔-波尔等现役球员比较,也让他的技术特点为人所知。

除了Sahvir Wheeler受伤的那一周外(华盛顿正是在那时以17次助攻打破了沃尔在肯塔基创造的单场助攻记录),我们从来没有真正看到华盛顿作为一个全职控球后卫会是什么样子,一些NBA球队肯定也想了解。华盛顿在挡拆后阅读防守的能力可以说是他最大的优势,但根据Synergy Sports Technology的数据,他场均发动的挡拆只有不到6次,在一级联赛的所有球员中只排名467位。在华盛顿受伤之前,他本是大学篮球中挡拆效率最高的球员,但他在过去的两个月里一直没有出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