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杯小组赛结束了我有这么一些胡思乱想

24支球队,36场比赛,8支球队淘汰,16支球队晋级——小组赛失去了曾经16队欧洲杯时的紧张刺激,这是不言自明的。不过这36场小组赛,却也让我们有了一些新的观察与发现。

首先是赛制与出线资格——与上届一样,成绩较好的小组第三能够出线,让小组赛的激烈程度不可避免地下降了。同时,这扩军后的第二届欧洲杯,让我们对怎样才算是“成绩较好的小组第三”有了一个更明确的理解:拿到至少3分且净胜球为正,已经成为了这两届杯赛中小组出线的充分条件了。

而当我们横向比较这两届赛事的时候会发现,本届杯赛出线的门槛似乎又低了一些:乌克兰在一胜两负且净胜球为负的情况下依旧成功出线,同样的战绩放在五年前的那一届杯赛中是无法进入淘汰赛的。此外,小组第三出线后与小组第一之间的对阵关系由抽签决定,也让各支球队包括媒体和球迷大伤脑筋。哪怕是在昨晚,我依旧按照乌克兰和芬兰淘汰的情况计算小组第三的落位,还在播客节目中大放厥词称下半区可能将不幸豪强云集——然而,随着两连平的西班牙一场5-0的大胜,在让自己拿到出线资格的同时,还将斯洛伐克的净胜球打到了-5,让乌克兰休息了两晚后躺进了淘汰赛。

于是,出线的乌克兰和捷克来到了下半区,而将西班牙和葡萄牙送回了上半区——没错,这届杯赛中葡萄牙再次以小组第三的身份出线。

当然,这样的赛制也有这么一点微小的好处。在3年前的世界杯上,英格兰和比利时在小组赛末轮大幅轮换,只为了能以小组第二的身份出线,避开葡萄牙、法国、阿根廷和巴西云集的上半区——当然,故事的结局是两支球队在三四名决赛再次相遇。

相比之下,欧洲杯扩军后阴晴难测,淘汰赛分区在最后一个比赛日结束前也绝无定数。一些小组第一能面对确定的小组第二,让他们还能考虑一下淘汰赛对阵,而像本届的荷兰和比利时,根本无从得知自己是不是会走大运遇到死亡之组的第三。

当然,这届杯赛里,正是荷兰在小组赛中的一时断电,让乌克兰连扳两球攒够了净胜球,才让他们能够挤掉芬兰和斯洛伐克小组出线,最后将F组的第三送到了上半区的比利时面前。哈,这还真是蝴蝶效应啊。

不过,也并不是说最后一组的最后一个比赛日就不够精彩:这届杯赛的死亡之组的最后一轮随着德国的拉胯变成了两场生死之战,在90分钟里的即时积分榜上,每一支球队都拿到过出线资格,每一支球队都站上过小组第二——这个要在淘汰赛第一轮前往温布利面对英格兰的位置。而90分钟过后,四支球队又回到了90分钟前的排名上,积分各加1分。

除此之外,从广义上的东西欧分野来看,进入淘汰赛的东欧国家比例再一次下滑。扩军之前的两届杯赛里,分别有3支(克罗地亚、土耳其、俄罗斯,2008年)和2支(捷克、希腊,2012年)球队进入淘汰赛的八强。而在扩军后,这个数字分别是4(波兰、克罗地亚、匈牙利、斯洛伐克,2012年)支和3支(克罗地亚、乌克兰、捷克,2020年)——绝对数量上有所增长,但比例上达到了21世纪以来的最低值。相应地,西欧球队比例上升,尤其是豪强尽数成功晋级淘汰赛。尤其是英格兰、荷兰、西班牙、德国等在赛前各有争议与质疑的传统强队,均进入了16强。而同时,土耳其成为了另一面的典型,名帅坐镇、名将云集的星月军团则在小组赛中看起来毫无还手之力,三场脆败宣告出局。

近年的几届世界大赛上,很少有这样强队无一折戟小组赛的情节。短短三年前,德国在小组赛翻车。如果把时间再往回一些,就会发现这并不是偶然——仅仅在欧洲杯一项赛事上,德国就在2000和2004两届杯赛小组赛遭到淘汰,意大利同样在世界杯夺冠前两年的欧洲杯上小组出局。

如今,豪强的稳当一方面与疫情不无关系:国家队比赛时间减少,国家队队友配合与默契不足,让英格兰、德国这些有着不少同一联赛甚至同一俱乐部效力球员的队伍,尽管纸面实力看上去没那么强劲,也遭遇了一些挫折,但都顺利出线——当然,现在五大联赛国家的国家队与5-10年前都以1-2支俱乐部为班底打造球队的局面,又不甚相同了。

而另一方面,这也与文化与经济有着这么些许的联系:西欧国家的联赛在战后获得了极大的红利,而在进入21世纪后的金元足球则让资本越发聚集在顶级赛事与俱乐部,联赛又反哺国家队,让英法德意西葡荷等球队在近些年总是处于一个相对的优势地位。而这样的优势可以放得角度更大一些看:南美球队在21世纪的5届世界杯比赛里,面对欧洲球队基本处于完全的劣势状态。哪怕是南美洲的国家队大赛美洲杯,也一步步成为了球迷和媒体眼中的笑柄——欧洲杯36场淘汰8队已经足够可笑,美洲杯20场淘汰2队更是荒唐。

又唠唠叨叨了一通废话,但近两周以来第一次没有欧洲杯赛事的夜晚着实让人不是那么习惯。今晚好好休息,周末再见。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broadtelligent.com/,欧洲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